我难忘的老师----沈元先生

日期:2016-05-12 / 人气: / 来源:朱自强

      今天能参加缅怀我们敬爱的老校长、 我一辈子难忘的老师沈元院士的大会,我很激动。建校以来,他一直是校(院)领导,我则一直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和教师,因此50多年来与他的直接接触不多,但有些事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1956年我校成立空气动力学新专业,14名原飞机设计、飞机工艺专业的四年级学生包括我转入了这个新专业。如何培养这第一批半路出家的学生?时间已不允许从学习流体力学等基础课来开始,当时的副院长沈元教授和教研室主任陆士嘉教授等新专业的创办者们决定为我们开一系列高级讲座,即由他们分别讲述各自的“杰作”(博士论文或科研成果与心得),以开拓我们对空气动力学的认识和视野,提高我们的空气动力学知识水平和兴趣爱好。沈元教授为我们讲解了跨声速流和他的博士论文。对于刚学过一学期设计专业的理论空动和实验空动的我,当时根本无法听明白,更别提理解他的学术贡献了。直到上世纪80年代,自己经过了10多年跨声速流的研究,特别从事了无激波设计的研究,才清楚地懂得了极限线的概念,进而明白了他研究成果的重大意义。沈元教授早在上世纪40年代即在国际上首次从理论研究和计算结果上证实了高亚声速流动下,圆柱表面附近出现极限线的可能性及出现的条件,并证明了圆柱附近局部流速可能超过声速而不出现激波,即可存在保持无激波但含有局部超声速区的跨声速流动。他的这一创新研究成果为当时解决面临“音障”的跨声速飞行中的气动理论问题做出了开创性贡献,更为后来无激波外形的设计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他是国际上当之无愧的跨声速空气动力学研究的先驱者之一。我也才理解了为什么当代流体力学大师之一的Lighthill高度评价了他的博士论文,并在英国最高学术刊物“皇家学会会志”上发表的文章中引述了沈元论文的结论。50年代 Hawarth著名的专著《近代流体力学发展:高速流动》中也介绍了沈元的研究成果。
        明白了这些对自己思想有不小的触动,沈元教授40多年前就取得了这样辉煌的成绩,后来却没有继续自己的研究,而是一直默默无闻又全身心地投入和领导了北航的建设,特别是教学和学科建设。我想,对于一个有才华的科学家来说这是多么不容易啊!只能是他具有热爱祖国、服从国家需要的高尚品格才能做到。北航多年来培养了大量学生和人才,其中有着他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也进一步想明白了,我作为一个基层教师,不是研究员,工作在学校而非科学院,学校和教师的最主要任务是培养人,我在教学和科研中首要的就是更好地培养学生。沈元、陆士嘉等北航老一辈教授都是这样做的,自己也要以他们为榜样不断鞭策自己处理好教学和科研的关系。
      还有一件事也使我很受教育。80年代初建立我校第一批博导队伍时,几乎所有在国外获得博士学位的老教师都成为博导,沈元却不在其中,而这件事又肯定是在他的领导下进行的。我以为他是因为行政事务太忙,担心没时间管学生,因此在第二批博导遴选前我曾找过他,说明我们流体所的教师可以帮他做具体工作。他在略作思考后说:“还是让在第一线的老师指导博士吧!”这样,一个科学院院士却不是北航的博导,估计当时其他单位也不可能有吧。我回来后从心底深深钦佩他严谨和严格的作风,无论是在科研上还是在培养学生上都是如此。
      沈元教授对青年教师成长的关怀也使我终生难忘。“文革”结束后,中国力学学会为培养年轻人,要求北大、清华、北航各选派一名年轻教师参加常务理事会,并具体参与当时力学发展规划的起草工作。沈元和陆士嘉教授决定推荐我去,使当时还算年轻的我能有机会直接聆听老一辈力学家对我国力学发展的设想,并通过实际起草工作,加深了对力学学科的认识,开拓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得到了很大锻炼。以后,为了我校科研的发展和规划,他还组织过一次全校性的学术研讨会,让我发言介绍国际上空气动力学的发展趋势及对我校空气动力学发展的想法和建议。这就需要我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学习和思考。通过这些活动,培养了我不是只关心个人小范围的研究,而要不断关心学科前沿,考虑国家的需要,不断思考新方向的习惯。 沈元教授敏锐地关注着科学技术发展的新动向,注意到计算机技术将对其他学科的发展起到革命性的促进作用,遂关心、鼓励、支持年轻教师在计算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在计算流体力学这门新学科方向所做的努力。1985年他为我校马铁犹教授所著的《计算流体力学》作序,指出该书系统地介绍了1975-1984年间计算流体力学的新发展。1997年他已生病在家休养,但热情地为我们《应用计算流体力学》一书作序,指出“十多年过去了,计算流体力学的各学科分支都有了很大进展,特别在工程实践的计算和应用中正发挥着前所未有的作用,在飞行器研制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重要”。我校这两本著作的出版对推动国内计算流体力学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如后来我参加学术会议时,常有年轻的博士生或学者对我说:“你不认识我,但我们正在读(或读过)你们的书”,“现在办公桌上还放着你们的书,需要时好参考一下”等。 沈元教授长期是一位领导,但从我这普通教师在北航的成长过程中,却深刻感受到他对于青年教师的深切关怀,培养不是封官许愿,而是给动力、压力、给机会,让你在第一线闯荡奋进。
      沈元教授一生为人正直,在他任领导的几十年中,除必要的工作接触外,我们私交很少。在他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特别是他生病后,我逢年过节常去探望,他总是以一个长者却又十分平等的口吻和我交流,在大大增进师生情谊的同时,让我受益匪浅。现在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音容笑貌,他在我成长中的点点滴滴却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先生离开我们已经12年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让我们继续传承他的创新、严谨、一心为公精神,努力尽快将北航建设成世界一流的大学来表示对他的缅怀!  

作者:管理员


推荐内容 Recommended

相关内容 Related

Go To Top 回顶部